家庭教诲破法应着力解决哪些问题

  我国家庭教育当前存在家长(监护人)单方面面对家庭教育的问题,政府局部、社区、学校正家庭教育供给的支撑还不够。比如,解决城市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问题,最好的办法是给随迁子女同城入学机会,让孩子和父母一起生活,然而,当初一些大城市还有比较高的入学门槛。《中国教育古代化2035》提出,进一步提升义务教育均等化水平,推动城乡责任教育均衡发展,推进随迁子女入学待遇同城化,有序扩大城镇学位供给,完善流动人口子女异地升学考试制度。这就是强调政府的主导责任。

  而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现,今年要研制家庭教育领导手册和家庭教育学校指导手册,针对不同学龄段设置课程、开发教材、举办活动,领导家长把持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措施。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工作要点,明白提出要强化家庭教育,将启动家庭教育法立法研究与家校共育共治机制实际试点。

  再好比,城市孩子双休日、寒暑假放假回家,在社区里找不到合适的活动空间和去处,很多双职工家庭出于无奈把孩子送去培训班,媒体也把这类孩子称为“假期孤儿”。针对这些家庭,强调父母要负责,要多陪伴孩子是未几大成果的,假如社区中就有图书馆、科技馆、青少年活动中心,招募志愿者发展丰富多彩的适合儿童青少年的运动,那么,这也就会给家庭教育提供有力的支持。

  我国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也清楚了对未成年人履行维护的家庭任务,然而,总体来看,相关法律条文“十分原则”。比喻,要坚持“教育与保护相结合”的准则,“父母或者其余监护人应该以健康的思维、品行跟适当的方法教育未成年人,引导未成年人进行有利身心健康的活动”,这些家长从情理上都懂,可是,怎么具体落实呢?家庭教育法破法,必须解决可操作性的问题,如果只是准则上告诉家长应该尊重孩子人格、应当教育勾引孩子健康成长,可是,家长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;或者家长以棍棒教育方式教育孩子,大家把这以为是“私事”不加以制止,也不查究家长的义务,那即便破法,也难以解决事实中的家庭教导问题。

  还比方,有一些孩子沉迷网络游戏,染上网瘾,目前大多数学校的处理方式是,由家长自己解决。很多家长不知如何矫正孩子的不良习惯走出网瘾,于是病急乱投医,一些非法的戒网瘾机构受到家长追捧就是这一起因。改正孩子的不良习惯,是须要学校、社区跟家庭一起形成协力的。而目前的学校教育,只是针对学生的常识教育,并恳求家长配合学校辅导作业、批改功课,把家庭教育变为学校教育的附庸,这也使得家长变得焦急,家庭教育偏离做人教育的核心。

  为家庭教育立法这一议题,在近年来的两会上始终很热。2016年两会上,全国政协常委、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曾在记者会上回应家庭教育问题,指出要多改良家庭教育的品德;教育部副部长郝平表示,教育部正在配合全国妇联起草家庭教育法草案,下一步将向社会广泛征求见解。

  2019年全国两会第一天,一份民进中心提交的《对进一步促进家庭教诲发展的提案》备受关注。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解读说,当初家长对孩子教育感到着急,九成以上班主任认为家校沟通存在问题,家长加入沟通踊跃性不高,家校教育理念存在差异,家长缺乏家庭教育常识,普遍存在焦虑感情等,需要多方合力支持家庭教育。

  可能说,要改进家庭教育,已经形成全社会共识,家庭教育法立法也已经箭在弦上。在笔者看来,家庭教育法立法,必需解决两大关键问题:一是政府、社会如何为家庭教育供应支持?二是如何切实落实父母(监护人)的监护责任、教育责任?

  冰启

  一种说法
  家庭教育立法应着力解决哪些问题